第522章 又要添一位女侠?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这顿“碰饭”其实对覃飞而言,很是不错,因为增进了他和其他两位之间的感情。

并且也真的让他感受到了,这二位身上的正气。

他们能够把自己真的看作是老百姓,而且还过着和老百姓一样的日子,这就是非常不容易的。

一般人肯定做不到。

但有一个问题就是,今天听孙市首的意思,王虎臣是早就有意找他来吃顿饭的。

那么就真的只是为了吃饭吗?

现在酒足饭饱王虎臣那边苦着脸埋单回来了。

“老虎,你这是这么了。”

“花了多少钱啊,你至于吗?”孙市首在一旁打趣道:“实在不行,我给你添点?”

“拉倒吧。”

王虎臣摆摆手:“还不容易请客吃一顿,我还不得大大方方的?其实也不算多。”

“就一百四!”

他们可是四个人啊!

平均下来以人才四十块钱不到,王虎臣就变成这幅样子,还真是有点好笑。

不过这不正是他的赤诚吗?

就他的身份而言,别说一百四,如果他愿意的话,十四万,一百四十万,甚至一千四百万上亿,都是可以弄到手的,但是他甘守清贫,为了对得起自己的信仰而承受这一切,不是很好吗?

这种日子,其实很令人羡慕。

“对了。”

忽然王虎臣这顿了一下:“我刚才让他送了一壶茶水过来,咱们喝一点再回去。”

“你还找人要了一壶茶?”

孙市首更笑:“老虎啊,以后你可是千万别出来吃饭了,做你的生意,一次就要赔死了。”

“别这么说吗。”

王虎臣也是哈哈大笑,不过笑过之后,他就对覃飞肃穆了起来。

“对了覃飞。”

“这一次我请你过来,其实一个是高兴一下,第二我也是有事要你帮忙。”

就知道肯定是这样!

覃飞淡淡一下点燃了香烟:“虎哥,有什么可以效劳的?”

“是这样。”

顿了一下,王虎臣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开口:“你不知道,我老丈人那是书法家啊。”

“而且人家家里更是书香门第。”

“我看着不是快到我老丈人大寿了吗,我想着送他一件东西,能让老头子高兴一下。”

“年纪太大了,还能活多久我不知道,反正我这做晚辈的,是想让老爷子高兴一下。”

“你看看,能不能帮我找找好的笔墨纸砚这类东西,帮我凑一套。”

“当然了价钱上……别太贵了。”

“我也是拿工资吃饭的,我的心理价位,大概是一万左右吧。”

“要是能便宜点更好,”

说到这,王虎臣憨笑了一声:“也算是给你虎哥留下点私房钱!”

这个场面,让覃飞真的是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他还是头一次见到王虎臣这级别的领导,为了一点私房钱何人套近乎的。

但!

这还是他值得尊重的地方。

“好啊。”

覃飞点头答应了,笔墨纸砚这些东西,他有太多了。

“不过虎哥有句话我得给你说清楚了。”

“其实一万块钱不算多。”

“好的笔墨纸砚别说是一套了,就是单拿出来一样,也未必够。”

“但是我会在这个范围内,给您选择更好的东西。”

“至于私房钱吗……多了不一定有,三头五百的还差不多。”

王虎臣大喜。

“那就够了!”

“是啊。”

孙市首还在一旁给他插刀:“对于一个零花钱六百的人来说,三头五百得还算少吗?不少了!”

几个人哈哈一笑,茶水也喝得差不多了,起身各自回家。

在路上。

小刘今天坐在副驾驶上,因为他也喝酒了,所以只能让代驾开车。

“七爷,真没想到虎哥私下里竟然这么有意思。”

“三头五百的就能高兴成那个样子。”

覃飞点点头,点着香烟目视着渝城的夜景。

“人家那叫知足常乐。”

再说要不是他们的话,只怕这渝城也不会成为今天这样美丽的样子。

卓家!

回来之后,其实时间已经快要临近后半夜了,但是卓小萱还没有休息。

覃飞才回来正好看到了她在院子里面练武!

我去!

当时覃飞愣了一下,这啥情况啊。

咋还开始练武了呢?

“小萱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看到他回来,卓小萱明显很是高兴。

“没什么,我这是跟爷爷学的,太极!你看怎么样?”

太极?

那不是老年人的生活吗?

莫非是卓大小姐要退休了?

“别扯。”

卓小萱白了他一眼,心中暗道,果然是不能给他什么好脸色,不然他就有点飘了。

“我这不是感觉最近身子上沉沉的,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好办法吗。”

“普拉提什么的我也做过,但是没用。”

“后来爷爷说太极可能会帮到我,所以我就来试试。”

覃飞微微点头,然而卓小萱的下一句话,倒是也让他心中一沉。

“再说了,练武其实也没什么坏处,你像木子一样,学好了不是还能保护自己,保护别人吗。”

这个别人,当然指的就是覃飞了,这让他很是郁闷。

不过这一次卓小萱倒不像是故意要找他麻烦的样子,这才让覃飞松了口气。

“其实,太极挺好的,真的挺好的!”

覃飞也知道现在外界对于太极的名声很是不好,毕竟都是被那些伪大师弄得,他们只知道忽悠钱,却不管其他的。

甚至不顾这一项瑰宝的生命力,和存货市场。

但是覃飞却很清楚,真的是外界对太极有着偏见和误会。

卓晨光天天在家练功覃飞是看见的,别的不说,因为他也没看过老头子打架,所以不好评判。

但就一件事,就非常值得深思。

如果太极真的只是一个骗局的话,那么就有一个问题解释不通了。

卓晨光现在每天除了拳路的练习之外,还有几个必修课,是每天都要进行的。

第一项就是踢树,用手脚四肢的所有部位,进行对树木的重重打击,按照卓小萱说的,她家里那些树至少已经被老头子打死了四十多棵。

第二项,就是水泥墙壁。

在卓家的影壁后方,还有特意建立的一面水泥墙,那也是老头练拳的地方,每天踢树结束,就去打水泥,依旧还是老套路每天都不会停歇。

别的不提啊,就卓晨光那一拳下去,咣的一声,他的手上竟然一点痕迹都没有。

这还不够狠吗?

正因为如此,所以刚刚他听说卓小萱也在练拳时,才会那样诧异。

这以后要真是在一起了,她这么练,万一有点矛盾,上来给自己一下,能受得了吗?

覃飞不知道。

看着他这幅样子,卓小萱也就不练了,反而拉着他到了那边的凉亭里,要和他谈谈明天开幕的交易大会前,需要他们去做的一件事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