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洛水河畔,书生、仙子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云州州城外数十里处,洛水蜿蜒而过!

洛水一畔,不远处有竹林,在竹林深处,有座清幽雅致的庄院,名为知秋小筑!

此刻,知秋小筑中,传出一阵琴声。

琴声悠扬,听来悦耳,但在琴声之中,却让人感觉到,似在书写着如画江山,万里江山,皆在如此琴声之中,慢慢的铺展开来。

相由心生,琴声同样也由心而发,书写如画江山,这代表着弹琴之人的心境,也代表着,弹琴之人的志向。

知秋小筑深处的花园中,这里花香袭人,环境优美,在那假山上的凉亭中,有女子正抚琴弹奏,拥有那般志向琴声,竟原来,来自一位如此年轻的女子。

这女子极美,犹若上苍刻意雕琢出来一般,精致容颜,让百花为之黯然。

她的美,犹若仙子一般,不似尘世中人,然则,在这出尘的绝美之中,却又透露出犹若女皇般的高贵之感。

仙子、女皇,截然不同的气质,在她身上,竟然完美相融着,好一位绝代佳人。

假山下的前方不远处,石桌旁,坐着一位年轻人,他身穿白衣,身上极为干净,纤尘不染,犹若一位书生。

他手握一柄小刀,正在专心雕刻着手中的木头,神色刚毅,眼神坚定,他眼中,除却手中木雕外,再无其他,犹若天塌不惊。

即便是如此琴声,都影响不到认真中的他。

他在雕一个人,能看的出来,这个人,与他自身,十分相似,他以自身容貌为样板,在雕刻着木雕。

只不过,最后几刀,要雕刻出人之眼睛的时候,却始终都也无法落刀,最后无奈之下,将手中木雕放下,重新又拿起了一块新木,继续开始雕刻。

他身子的俩旁,竟已经有许多类似的木雕了,而每一尊木雕,都是一样,无法将眼睛雕刻出来,最终不得不放弃,如画龙点睛,少了最关键的一笔,画不成画。

仙子弹奏,书生雕刻,这样的一幕,极为和谐!

“小姐!”

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有俏丽非凡的丫鬟跑进后花园,脚步声打断了琴声。

琴声落下,年轻女子起身,道:“何事?”

这一瞬,她是仙子,是不在尘世中的仙子,女皇的高贵与圣洁,消失无踪,或许,唯有她在弹琴之时,内心中的志向,方才会借助着琴声透露出来。

丫鬟应道:“云州九城,九位公子,如今已到州城中,等待小姐您接见。”

年轻女子道:“知道了,吩咐下去,三天后,云霄阁中,让他们等我,下去吧!”

“是!”

丫鬟恭敬应道,却未曾要离开的意思,嘴唇轻启,好像还要说什么。

年轻女子黛眉轻蹙:“还有事?”

丫鬟不由看了眼,不远处,依旧专心雕刻着的书生一眼后,终于鼓起勇气,说道:“小姐,陆逸陆公子,在小筑外等候。”

眼见着年轻女子眉眼之中,似有不悦之色,丫鬟又连忙说道:“小姐,陆公子早来好些天了,时刻都想见您一面,婢子看他可怜,也为他的诚心所打动,所以就!”

年轻女子淡漠道:“只此一次,下不为例!”

“是,是,婢子马上去请陆公子进来。”

丫鬟笑出了声,看得出来很开心,便连忙向外跑去,经过年轻书生的时候,脚步停下,喊道:“喂,小姐要接见客人了,你先回房间吧!”

年轻书生专心致志,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中,连琴声都没听到,自不会听到丫鬟的声音。

见他没理自己,丫鬟跺脚,又喝道:“喂,岳离孤,你是哑巴,不是聋子!”

却原来,这样的一个书生,竟是哑巴。

“住口!”

年轻女子声音,从凉亭中传来,这一声,已极为严厉。

丫鬟可以不经她允许,便将人带到轻语小筑外,明知道她不愿意见的情况下,还来传话,足见平日里,十分受宠。

但眼下…丫鬟连忙转身跪下:“小姐,婢子知错,小姐息怒!”

年轻女子漠声道:“无论岳公子是怎样的一个人,他都是我的未婚夫,小莲,你听好了,明面上或背地里,若再见你对岳公子无礼、放肆,莫怪我逐你出洛家!”

“是,是!”

丫鬟连连磕头,好一会后,这才起身,飞快的向着外面跑去。

年轻女子收回目光,走下假山,来到书生身旁,看着他,她美眸中,出现几许迷茫之色。

她还清楚的记得,正是俩年前的今天,书生被突然带到了她的身前,让她好好的照顾着,并说明,这是她的未婚夫。

年轻女子没有拒绝,因为,带他回来的,是她的老师,所以,即便书生未婚夫这个身份,她也接受了,没有老师,就没有今天的她,即使很不情愿,她也没有拒绝。

从那之后,她的老师消失了,似乎从未在人世间中出现过一样,无论她怎么的找,都也无法找到,这个书生,便从此留在了她的身边。

除却只知道书生名叫岳离孤外,再不知他的任何来历,他是个哑巴,也许还有些傻气, 俩年来,除却吃饭睡觉,就在雕刻着手中,他自身的人像,而每每雕刻到眼睛的时候,就会重新再来。

原本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未婚夫,年轻女子心中不快,所以很反感,长时间相处下来,发现他很执着,尤其是在雕刻人像的时候,那种坚持,让人很是动容。

俩年如一日,在坚持做一件事情,哪怕这件事情,得不到认可,这份坚持,没人可以无视掉。

当然,她时常在想,书生到底是什么人,和自己的老师到底是什么关系,为什么带来后,就扔下他不管,整整俩年,也再没有现身过。

却也只是想着,年轻女子也没多问过,书生虽是是哑巴,不妨碍他们交流,但俩人之间,都未曾有任何交流,不是年轻女子不想,而是书生心中有防备,她未曾打开他的心门。

此刻,书生手中木雕,又到了双眼处,他右手中小刀,微微动了一下,代表着,他很想落刀,以往的这个时候,他这一刀,无法落得下去。

可现在,产生变化了,他手中小刀,带着一种,义无返顾之势,悍然落下!

年轻女子黛眉不觉一挑,雕刻木头,很多人都会,这也只是闲暇之时的休闲活动罢了,然而,书生这一刀,仿佛雷霆万钧,其势澎湃之极,让人感觉到,这一刀,来自刀法大家,已登堂入室!

这种感觉,让人震惊!

“噗嗤!”

这一刀,终究是没能落得下去,将要接近之时,书生口中,一口鲜血喷涌而出,浸染了人像,也打断了这个连贯的动作,这一次,便又是失败了。

“公子,怎么了?”

雕刻木头,也会吐血?一瞬间中,年轻女子脑海中浮现出无数个念头,但她做得最直接的事情,就是扶住书生,一道灵力,缓缓注入其身,压制住了后者体内翻滚着的血气。

花园外,走进俩人,正是那名为小莲的丫鬟,以及一名年轻公子。

看见年轻女子扶着书生,角度不同,所以呈现出来的亲密,让俩人神色,皆是有所一变。

“知秋!”

年轻公子出声。

年轻女子抬起头,看过去,道:“小莲,扶公子回去休息!”

书生起身,冲着年轻女子笑了笑,摇了摇头,摆了摆手,自行离开了这里。

这是很简单的动作而已,年轻女子神色竟有几分恍惚,俩年来,书生这是第一次,以这样的方式与自己交流,而且,他竟笑了,他从未笑过。

“知秋?”年轻公子又唤了一声。

年轻女子思绪回转,平静如故,问道:“你找我,有事?”

年轻公子神色一僵,他很想说,难道没事,就不能来找你,就不能来看看你?

终究,这句话也只能放在心中,有所平静后,他说道:“秦苍也已经到云州州城了,可能会找麻烦,你注意一下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,谢谢你,小莲,你陪陆逸公子到处走走看看,我回去休息了。”

年轻女子转身离去。

“知秋!”

“还有事?”

陆逸沉默了,随后鼓足勇气,道:“你我青梅竹马,一同长大,曾经亲如兄妹,无话不说,为何如今,你对我越发冷淡?”

“曾经你我还小,无所顾虑,如今,应知男女有别,我也有了未婚夫,更应保持距离!”

年轻女子头也不回,话说完,旋即远去!

陆逸紧握双手,不知不觉,眼中恨意丛生,他等了多年,爱了多年,换来的,只这一句保持距离?可笑!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