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神庭的计划(下)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在神庭声音落下之时,下方天地中,陡然,阵阵血气弥漫而出,仿佛凭空出现,但,那些血气并非是凭空而来的。

那些血气,洛知秋三人能够感应的到,是那些被杀的荒族强者,所留下来的血气,亦是有着九天世界生灵死后的血气。

漫天血气相融,向着神庭疯狂席卷而去。

这般景象,绝对不正常!

洛知秋三人立即爆发吞噬法则,强势之极的,去夺取那些血气,不让神庭成功的去吸收。

“呵呵!”

神庭轻笑,有万丈混沌光芒笼罩,竟是将三人的吞噬法则,强势的阻挡在外,无法降临到空间中。

即使九大道庭同时出手,竟也没有任何效果。

这一刻的神庭,竟是极端的强大,那种强大,凌驾在他们之上,让他们都有些无能为力,那是真的,成功的表现?

神庭淡然道:“很多很多前,本座就知道,想要走出这天地,几乎不可能,因为天地法则,天地意志,会阻止本座这样做。”

“唯一的方法就是,需要生灵的血气,所以,那之后,每隔一段时间,本座就会发动灭世之战,尔等认为,那是本座要击杀道庭,占据天地的意思,但其实,本座只是想收取血气而已。”

“所以每一次,本座发起的大战,都会适可而止,并未让九天世界覆灭,因为,本座需要的血气太多,九天世界若是提前完了,本座就没有血气可以吸收了。”

“当然,你们心中会很好奇,以本座的实力,完全可以随心所欲大开杀戒,以这样的方法来收取血气,而不需要这般大费周章,对吧?”

确实是这样,除却今天这一次,历史上,神庭的实力,足以覆灭众生,它若有心,九大道庭都是阻拦不住。

就算九大道庭阻拦的住,它也可以在荒族大开杀戒,不需要这么麻烦。

神庭微笑道:“你们不懂,生灵的血气,如若是本座亲自动手抹杀众生,就会让生灵血气不纯净,唯有众生相互残杀,这样诞生的血气,才合适本座吸收。”

原来如此!

行浊遥看虚无,厉声喝道:“原来,我荒族众生,也只是你圈养的血食而已。”

神庭笑了笑,道:“血食,这俩个字用的很不错。”

“你们当然是本座圈养的血食,如果本座可以亲自动手,早就将尔等屠戮一空了,何止于等到今时今日?”

“真以为历史上的那几次,本座是不敌九大道庭联手?错了,是本座刻意输给道庭的。”

有这样一份刻意在,就能让人相信,神庭并非不可敌,九天世界众生就更有信心,不至于绝望,如此,就有更多的血气提供给神庭。

“只是,血气之力,本座推算过,或许还差一点,不足以让本座真正成功,这就需要,有强大之力,来刺激本座,你们三人应势而生,应势而起,然而这一切,都在本座的计划中。”

“岳离孤,你当年借邪灵本源,吞噬本座的本源,那时,你真以为,洛知秋在,本座就杀不了你?”

“这只是本座想让你成就法则圆满,以你之力,来刺激本座而已。”

所有的一切,都是神庭的计划,是它为了它可以走出天地,而精心筹谋的计划,这个计划,从开始到今天,已经太多太多年之久。

神庭的算计,可见一斑!

“你们并没有让本座失望,不但有洛知秋和岳离孤,还有一个苏西极,这更是天大的意外惊喜,先前那一枪,的确够惊艳,然而伤了本座,却是在更好的帮助本座。”

当年,岳离孤借神庭之力,和神庭本源破境,踏进法则圆满,今天,神庭借他们之力,成就更强之境,举世无双,凌驾于天地之上,听起来,这很公平。

这所有的所有,都在神庭的算计和计划之中,他筹谋千万年之久,输给他,并不丢脸。

然而,就这样要认输了?

漫天血气,疯狂的融入进神庭体内,它的气息,以平稳的速度在提升着,正如它自己所说,时机已到,这是最好的机会。

这个机会,神庭把握到了。

众生血气,借洛知秋三人之力,今天,是神庭筹谋了多年的结果,它应该心想事成。

在那血气的注入之中,神庭越来越强大,被苏西极一枪所伤,现如今,也彻底恢复,那个伤势,于它而言,根本就微不足道。

众生开始绝望,无法不绝望!

神庭之力,抗衡着三大绝世强者法则降临,连九大道庭之力,都是被彻底排除在外,它吸收众生血气,不断的变强。

到了这个时候,不管是洛知秋三人,还是九天世界众强者,哪怕是修为很寻常的人,此时此刻,都感应到了,神庭的强大,仿佛已是达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。

这个境界,不知道该如何命名,但众生知道,那种强大,几乎已经是超越了这天地,可以承受的一个范围。

那种强大,无可想像,让人忍不住的,心生了绝望。

神庭不看众生,只看着洛知秋他们,淡然道:“现在臣服本座,本座可以给你们一个保证,让你们一人之下,万万人之上。”

“毕竟,你们帮了本座,而且这天地,终归是需要有人来掌管,本座没那么多的精力放在这些闲事上面。”

执掌一方天地,被当成是闲事,大概也只有神庭,才有这样大的口气。

洛知秋闻言,漠然一笑,道:“神庭,你以为,你赢定了?”

神色有变化的不是神庭,是江伊和李青衣,终究还是走到这一步了,终究,还是需要洛知秋,以最为决绝的方式,来结束这一场天地的危机吗?

除却这个外,难道就真没有别的办法了?

江伊和李青衣悲哀的发现,除却这个办法外,就真的没有其他路可走了。

洛知秋说,一切都是注定了的,原来,一切都真的注定了。

牺牲一人,可救整个天地,这是不需要有所谓的选择,可是为何,这个人,必须是洛知秋,而不能是别人?

为何,要这般残忍?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