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刀、道玄经、道庭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花园之后,有一座小院,院中有阁楼、有院落!

院子中,书生没有去休息,他在院子中坐着,仍在雕刻着手中的木雕。

没有人知道,他这样做究竟有什么意义,熟悉他的人只知道,这已经被他给养成了习惯,并且,整整坚持了俩年之久,除却睡觉、吃饭之外,这是他唯一做的事情。

一方又一方未曾完成的木雕,不断的被书生给扔到一旁,慢慢的,夜色降临了。

或许是白天,曾经有过义无返顾的一刀,那种感觉,似乎又出现在了书生的脑海中,这时,点睛的一刀,再度落下,他想要将手中的木雕完成。

这一刀,亦如白天那般,刀势浑然天成,隐隐之中,似有刀意弥漫而出,空间嗡嗡响着,刀意笼罩,旋即撕裂一方,一股浩大之势,以无可形容的霸道,自书生体内,浩浩荡荡的席卷而出。

书生手中小刀,连续刻画,木雕之上,那俩只眼睛,便是在这样的速度下,飞快呈现。

双瞳现,木雕成!

“嗡!”

天地突然在轻颤,一道道无形能量,犹若受到牵引,飞快向着书生所在席卷而去,连绵不绝。

这是天地灵气!

天地灵气向书生而去,这代表着什么?唯有在修炼之中,方才出现这样的一幕,可是,书生并未在修炼,为何,天地灵气会向他而去?

只是,也正在这个时候,不等这无尽天地灵气接近,书生应是精力耗尽,接连数口鲜血喷涌而出,整个人直挺挺的,仰面倒下。

他昏迷了,可是即便在昏迷之中,都能够看的到,他眉头紧锁,似在忍受着痛苦,而那几口精血的吐出,也是让他的脸色,显得无比苍白。

然则,这张痛苦的脸庞上,依旧呈现出来的坚毅,以及,那份清晰呈现出来的孤寂。

而他哪怕在昏迷中,亦是还有更多的天地灵气,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,围绕在他的周身左右,无人能够清楚,这究竟,是怎么一回事。

俩年的坚持,只为雕刻一尊木雕,而今,双瞳现,木雕成,便有如此的变化产生,若说书生是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普通人,只怕谁都不相信。

此刻的书生,在外人眼中,仍在昏迷着,可他的意识,却似乎,出现在另外一方天地中。

这好像,是一方混沌未开之地,这里的一切,都显得无比模糊,从而产生扭曲之感,也因此无比的昏暗。

但这混沌之中,自有一道亮光,牵引着他的意识,在这里出现。

亮光之中,包裹着一柄小刀,这小刀,正是他平日里,用来雕刻木雕的工具。

这是他第一次,来到如此的混沌之中,但似乎看起来,或许因为小刀的缘故,对于这里,他并不陌生,也很自然而然的,意识穿透那道亮光,靠近了小刀。

“嗡!”

小刀之中,一道无形刀意弥漫而出,渗透进他的意识,然后,爆炸了!

痛,难以言语的痛,深入到骨髓之中的痛!

极端的痛楚中,意识仿佛爆裂,从而所带来的,是那样的痛,弥漫全身任何一处。

没有人在这里,所以看不到,书生的身体,因为极致的痛,卷缩成如同麻花一样,他忍不住抓着,抓破了皮肤,流出了鲜血,整个人变成了血人,可是这样,无法减轻半点痛楚。

反而那种痛,越发的可怕起来,似乎要将人给痛死,他给痛醒了。

这是一种生不如死,并不知道,其他人面对这样的痛,该要如何去承受,书生现在也不知道要怎样去面对,但他知道一件事情。

他的意识,在那样的痛楚之下,已经接近了崩溃的边缘。

一旦意识完全崩溃掉,此生,不但会永远是一个哑巴,更会变成一个白痴。

这样的人生,绝不是自己想要的,也不该是他岳离孤的人生。

不能面对,也只能面对,无法承受,那也只能承受住,绝不可以,让意识就此崩溃掉。

但是,若有人在此,必能清楚之极的看到,那种痛,尽管体现在他的脸庞上,可他的神色中,却无半点痛楚的样子,甚至于,他仿佛,在享受着这个过程。

这是因为,比起这俩年来,以及更早时候所面对着的那些,眼下这样的痛,还真的就不算什么,再怎么的痛,痛的也只是身体,能如何?

于是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,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更不知道,因为这样的痛,自己将自己给抓成了什么样子,只知道,那股痛,终于开始减弱,然后,他的意识开始恢复。

然后,自有一道信息,从意识之中,徐徐的传出,落进他的脑海,好似铭刻在了他的魂魄上。

“道玄经!”

“咚!”

院子之中,那无穷无尽,汇聚了大半夜的磅礴天地灵气,开始疯狂的,进入到他的身体中。

他没有在修炼,然则这等天地灵气,却在随着他,近乎是断断续续的呼吸中,涌进他的身体,随即,所谓的道玄经,竟在自行运转,牵引着天地灵气,游走在身体之中。

这是自行在修炼!

伴随着修炼继续,受的伤,在渐渐恢复,他的呼吸,也逐渐平稳,自然天地灵气进入身体的速度就更快,相应的,修炼的速度也在加快。

感受着这样的一幕,书生笑了,俩年来,这是他第二次脸庞上露出笑容。

俩年来的坚持,总算没有白费,曾经所得到的,也终于,会一一的向自己呈现出来,现在只是一个刚刚开始而已,以后会越来越多。

一切的痛楚,都算是苦尽甘来了,可那些过去,却充斥着太多的恨。

不过没关系,自己已经醒了,恩怨就自有了断的一天…他笑着,站起身子,看向夜色逐渐笼罩的天空,身体中,所谓的修炼,一遍又一遍在不断的自行运转着。

那似乎,要给他形成肌肉记忆,让他以后在任何时候、任何环境,都能够,随心所欲的修炼着!

他叫岳离孤,乃当世一代天骄,名动这苍茫天中。

俩年多前的某一天,他踏进一处神迹之地,欲要得大造化,想在未来,争雄于九天十地之中,找到自己的生身父母。

尽管最后,得到了那份大造化,却被出卖,走出神迹时被害。

等他醒来后,已经在这座知秋小筑!

从此,他失去了一切,原有的身份地位,亲人朋友,以及,那一身的修为。

他甚至都不记得曾经的自己是谁,这一生,他该做些什么,要为什么而活着,只知道,有一柄小小的雕刻刀。

如今彻底苏醒后,他才知道,这俩年,无时无刻不在雕刻着自身的人像,这是在找回曾经的自己,双瞳现,人像成,曾经的岳离孤回来了。

但即便人回来了,曾经失去的一切,终究还是失去了,没有人了亲人和朋友,那一身的修为,同样也没有了。

岳离孤从夜空中收回目光,掌心摊开,有白光浮现,光芒中,一柄小刀,刀尖朝下,滴溜溜的旋转着,刀意从中散发,席卷出无尽的凌厉。

他轻声的道:“因为你,我失去了那么多,还失去了俩年的时光,但现在看来,你的确是一个大造化,那就希望,在未来,你能够让我看到,属于你的价值,千万,不要让失望。”

这番话,小刀似乎听懂了,席卷出来刀意,陡然向着岳离孤身体中暴涌而进。

他的体内,此刻,所谓的道玄经,还在自行运转,让他不在修炼状态,却在修炼中。

如此刀意进入,随道玄经而运转,一遍又一遍,最终被炼化,融入气府,与气府中,已经微薄的灵力相融。

“咚!”

气府顿震,微弱灵力疯狂运行,竟在最后,弥漫出万丈毫光,在那毫光之中,竟赫然,化出一物,此物,犹若宫殿,浩大而神秘,

“道庭!”

脑海中,浮现出如此的俩个字来。

什么是道庭,岳离孤暂时还不清楚,可他能够感应的到,有这所谓的道庭在,他以后的修炼,将会事半功倍,应该能带给他,足够的神秘,足够的助力。

“小刀、道玄经,道庭!”

岳离孤微微一笑,自言自语:“这样看来,我这俩年时光,并未虚度,相信以后,会有极其之大的回报。”

“那么,曾经失去的一切,我都会拿回来,不知道,当初的那些人,见到我归来之时,他们会有怎样的反应,是高兴,还是害怕,抑或是,俩者皆有之?”

“等着我,再回苍茫大地!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