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4章 我们该打谁呢?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“还是先让你们二位说说,有什么法子吧?”

曹操一如既往地开始向二人问计。

这次,楚云倒是不急着回答,他看向郭嘉,露出善意的笑容,就像是在说:“你先请”。

郭嘉也不客气,当仁不让地率先开口道:“主公,在下想问您一句,在您看来,与这些士族维持好关系,与让他们掏腰包出粮草相比,哪个更重要?”

这个问题,郭嘉问得是相当好,也算问出了重点。

人在做任何一件事之前,都必须再三问自己:我要的是什么。

当目的足够清晰的时候,一切选择的困难都可以迎刃而解了。

“这个嘛……”

然而,曹操没有立刻做出一个明确的回答。

楚云在一旁正尽力在憋着笑。

而郭嘉则有些尴尬。

三位都是聪明人,都彼此明白了另外二人的心思。

很显然,曹操是贪心地想两者兼得了。

他既不想出师无名地得罪那些士族,又咽不下这口气。

这可就难倒了郭嘉了。

见郭嘉一个劲儿的挠头,楚云心想自己要是再不出马,这气氛就太尴尬了。

“叔父,侄儿有个略有些缺德的法子,不知道叔父能不能接受。”

“哦?云儿你不妨先说来听听!”

曹操两眼放光问道。

“叔父,我们不妨先捏造一场失窃案。”

“捏造一场失窃案?”

曹操听得一脸懵。

“对,就是谎称我军大营粮草失窃,而且是一伙蒙面飞贼,用非常娴熟诡异的手段,将军营中的粮草盗走了!”

“可这有什么意义呢?”

楚云坏笑道:“叔父别急,且听我慢慢到来。”

“这个流言传出去之后,叔父再找几个机灵的干吏,让他们伪装成亲眼目睹过飞贼身影的粮仓守军。”

“对了叔父,荆州诸多世家大族中,哪家最富庶?”

“当然要数蔡氏,就是蔡瑁他们家!”

“这个倒是不行,那除了蔡氏呢?”

“除了蔡氏,那就是蒯氏了!”

“好!叔父,就是这个蒯氏了!叔父,蒯氏谁说了算?”

曹操想了一下回答道:“蒯良。”

楚云狡黠道:“叔父命这些干吏率军去蒯氏家,指认蒯良之子的身形与那偷窃粮草的飞贼极其相似,并以此为由,抓走其子,将他压入大牢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曹操还没反应过来这计策的意义。

“然后叔父只需要等就行了,侄儿敢断言如果这样做的话,要不了多久蒯良就会主动把叔父先前提到的粮草,加倍派人送来!”

仔细品了一下楚云的建议,曹操终于听明白了。

“好小子!你这一手真是……厉害!太厉害了!”

郭嘉在一边都听傻了。

他怎么也没想到,平日里看似人畜无害的楚云,居然能想出这么损的阴招!

但是,这招损归损,却绝对好用!

名正言顺,让蒯良找不出任何办法朝曹操泼脏水。

最后,他也只有认栽,主动把曹操索要的粮草送来,以此换得儿子的平安。

毕竟曹操有人证在,要捏造一场盗窃案来上演这出自导自演的戏码,更是易如反掌。

而蒯氏作为各大士族中的表率,只要蒯氏都老老实实地上交粮草,其他士族们见识到什么叫杀鸡儆猴,肯定也会变得跟蒯氏一样老实。

到头来士族们只能心甘情愿地吃了这个哑巴亏,曹操可以既不落人口实,又拿到自己想要的粮草,找回面子。

“好,就这么办,云儿,此事你愿不愿意亲自出马啊?”

本来,楚云是不想亲自去处理这种琐事的,不过一想到最近在房里整日憋得闷不说,还心烦意乱,不如就趁这个机会在外面活动活动,也算是一种散心的方式。

“侄儿愿替叔父分忧。”

“好!挺好!我看就让子脩陪你一起去一趟,让他好生跟着你学一学这些本事!”

曹操一直觉得沙场蒸发,固然是曹昂的强项,但是诸如处理这种需要动脑的事,曹昂智商足够,但一直没能掌握合适的方法。

如果有机会亲眼多敲敲楚云是怎么办事的,对曹昂来说,是百利而无一害。

听闻曹操的建议之后,曹昂想都没想就直接同意了下来。

捉弄一下那些向来自视甚高的士族,找他们的麻烦,而且还不用闷在整日无所事事的军营之中。

最重要的是,还是和楚云一起去。

这种美事竟然是父亲委任自己的,曹昂都忍不住向问一下手下的将士,今天的太阳是不是打南边出来的。

决定立刻跟楚云碰头的曹昂,还费了好大一番功夫,才在训练场的后方找到了楚云。

此时,楚云正在独自练剑,用与寻常士兵训练时所使用的木剑,去反复劈砍不知道被砍中过多少次的老旧木人。

“嗯,不错,有进步。”

曹昂一边说着,一边走进楚云。

他的声音对于楚云来说实在太过熟悉了,楚云就算不回头,也能听的出来对方的身份。

“师兄。”

楚云将木剑随手丢到一旁的练习架上,扭头看向曹昂。

“怎么不接着练了?”

“师兄来找我,肯定是为了那件事,以师兄的性子,若是等我等得太久了,难免要着急的,所以我不如干脆识相一点,提早结束练习。”

楚云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“你小子,真是我太了解我了。”

用力在楚云的后背上拍了一下,曹昂又问道:“听说这个对付蒯氏借此杀鸡儆猴的法子,是你想出来的?”

“怎么?师兄难道不信?”

“当然不是。”曹昂坏笑着解释道:“只是着实没想到,你居然会用这么损的招。”

“对于那种冥顽不灵的人,当然就要用这种特别的办法。”

楚云非但没觉得不好意思,还隐隐有些引以为傲的感觉。

“听说前几天,你状态不大好?”

“奉孝跟你说的吧?确实有这么回事。”

“就因为放跑了他们?”

“被放跑的人里面,可是有刘备和诸葛亮。”

一提起这事,楚云就觉得心中怨念冲天。

“哎呀。”

曹昂这次是在楚云的肩头上轻轻拍了拍,“我承认诸葛亮确实有两下子,但他一己之力再强,也终究拗不过大势,他们翻不起什么风浪了。”

自打攻克襄阳进而占据整个荆襄后,曹军自曹操而下的所有人,都是信心满满。

甚至有时候,楚云会觉得大伙有些自信过度。

“师兄说得对,是我有时候太多虑了。”

想归想,楚云不会把心中所想给讲出来。

“听说你之前收了个弟子,也一直没有抽空带来让我瞧瞧?”

“师兄不说,我险些把此事给忘了,也确实该让他来拜见一下你这位师伯。”

“好,回头有机会带他来见见我,我倒想看看这小子的剑术天赋,配不配做我们师门的新一代弟子。”

“好,等这次回来,我一定带他去拜谒师兄!”

楚云向曹昂保证道。

“这就对了嘛,走,咱们兄弟俩一起带上兵马,去找一找蒯氏的晦气,顺便也在外面转一转,省得闷在这时间太长发霉了!”

说完,曹昂自己就先哈哈大笑个不停。

于是,楚云就这么被曹昂用近乎裹挟的方式,一起率领一千虎豹骑,反威风八面地赶到了蒯氏大宅的门口。

依照楚云之前替曹操制定的计划,两名佯装目睹过飞贼作案过程的将士,在曹军闯入蒯氏大宅后,异口同声地用右手食指指认出还在睡大觉的蒯家公子,也就是蒯良的长子。

然后,披坚执锐的将士们不由分说地就把这倒霉蛋给绑了出去,蒯氏的家丁、仆人还有门客们,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止。

回去的路上,曹昂快活地哼着曲,甚至还临场发挥作了一首诗,只可惜他的诗词功底跟他父亲曹操相比实在差了不止一星半点,所以到最后楚云也没能记住那首诗的内容。

甚至,连一句都没能记住。

据说,当晚蒯良就气得差点儿没昏厥过去,他不知道城中粮仓的粮草被飞贼偷窃是真是假,但他可以确信自己的儿子绝对不是会做出这种勾当的人。

但他的一己之见无足轻重,曹军根本懒得听他的争辩。

最后,还是其弟蒯越好生安危最后替他想出了一个办法,蒯良才最终能得以安眠。

之后,不到两天的时间,蒯良就命人代表蒯氏,将先前曹操所提到的粮草,给曹操送去了。

当然,他送出的份量,是曹操所提出的两倍。

与楚云预料的一样,不多也不少。

哪怕已经习惯了楚云的足智多谋,可这一次,曹操不但解决了问题,还出了一口心中的恶气,自然是对楚云又大家赞赏。

论官职,楚云早就已经封无可封了,因为大将军之类的官职,曹操虽然可以封给他,但楚云自己却不愿接受。

“把大将军这样的位子,留给一直追随叔父打天下多年的叔伯们吧!”

楚云这话,说得是心里话。

在他看来大将军也好,车骑将军也罢,都不值一提。

还不如把这个位子让给夏侯惇、曹仁等劳苦功高的将领,更加合情合理。

而且以楚云今时今日在军中的地位,早就不是军职所能限制得了的了。

三天后,士族们果然被杀鸡儆猴,在看清蒯氏的遭遇和做法后,一个个争先效仿,以免自家的公子也被曹军派人抓去当贼人审问。

曹操这下心情舒畅了,楚云又建议曹操借花献佛,但不要以个人的名义,而是以士族们的名义,将这些粮草发放给百姓们。

原因很简单,在汉末,单纯的拉拢民心,意义并不大。

因为百姓们唯一能真正提供给朝廷的,就是参军。

而这一点在当今的世道并不值钱,就算不去拉拢他们,只要钱粮给到位,男丁们照样是争先恐后地参军入伍。

而士族们就不一样了,只有得到他们的支持,曹操才能在荆州彻底站稳脚跟。

作为未来的重要战略基地和中转站,曹操需要在荆州完全扎根,所以,既然先前的一巴掌已经打了出去,现在这个甜枣是说什么也给塞回到士族们的嘴里,让他们在疼痛的同时,也多少尝点儿甜头。

不仅如此,楚云还建议,给各大士族的年轻一辈加封一些官职,哪怕只是虚职也好。

曹操这次又是毫不犹豫地听信了楚云的计策,结果受封的各大家族,又主动捐钱捐粮。

对此,曹操是颇为不解,之前求着他们出点儿血,士族们一个个都不肯,现在只是给他们家的年轻人们加封了一些虚职,他们就主动把钱粮都送了过来。

难道那些活成人精的士族领袖们,居然连官职的虚实都分辨不出来了?

关于这一点,楚云给曹操也是做足了细致的解释。

官职有无实权,这对于那些士族子弟们来说并不重要。

重要的是当了官,就成为朝中众臣的一员,其所属士族,也成为了朝廷的一部分。

之前捐钱捐粮,等于是在给外人,现在则是掏腰包给自家人。

产生改变的,并不是曹操本身,而是他们自身的位置。

听楚云这么一点拨,曹操也就顿时全明白了。

一个月后,曹操彻底稳固了荆州内部的稳定,并重新召集众心腹,商议接下来的战略计划。

——

在曹操非常中意的州牧府大堂里,他请楚云、郭嘉、荀攸还有曹昂四人入座。

“荆州终于完全落入我们的掌控,这次召各位前来,就是希望各位能够各抒己见,说说接下来我军应当如何行动。”

曹操自顾自地为自己斟下一碗刚沏好的热茶,一边饮着茶水一边说道。

“魏王!”

荀攸最先放下手中的杯子,向曹操拱手道:“在下以为,刘备、刘琦二人乘船逃遁至江东后,您也曾以书信告知孙权,劝他交出刘备、刘琦以免自误。”

“然而孙权却胆敢漠视魏王您的警告,还大肆招兵买马,扩充军备,并派遣战船在我方边境的江岸港口游荡,这是大不敬之举!”

“因此,在下建议,挥军南下,渡江攻取江东,令孙权俯首称臣,并一举除掉刘备、刘琦二人!永绝后患!”

能提出这样包含独特见解的答案,可见荀攸这次为了能够给出好的建议,确实下了不少心思。

“嗯……”

曹操点了点头,赞同道:“孙权屡次漠视我的要求,确实应该给他点儿颜色看看!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