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53章 第一〇九八章 时维扬的世界(下)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“你要去哪里……”

深秋的茶楼之上,时维扬柔和的声音正在响。一些身负刀枪的人从下方上来,看似随意地靠近了部分仍在喝茶的客人,拍拍他们的肩膀,在礼貌地放下银两后,摊手且微笑地示意对方离开,一些客人疑惑地打量周围的状况,随后陆续起身,朝楼下走去,有几人也在离开前,朝严云芝那边打量了几眼,但终究不会有人说出话来。

大小规模的江湖仇杀,在此刻的江宁城,也算不得太过稀罕的事情,楼下的大厅仍在喧嚣,街道上的热闹依旧,深秋的菊花盛放成金黄。严云芝看着离开的人,也看看楼下的街道上的状况,视野之中,一道身影拿起一张渔网扔向街道对面的人,被街对面的汉子伸手接住了,更多的人已经形成包围圈。

她缓缓地吸入空气,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。

“为了……”时维扬亦是缓慢地开口,“……走到这一步,你可知道,时家……动用了多少的人,做了多少的事情,花了多少的银子,就为了……弥补我的,一时鲁莽。”

严云芝微微蹙起眉头。她看见时维扬的双手手指在桌面上点了一下,随后双手按上桌面,站了起来。

“严家妹子,你可知道,我时家本就不是什么高门大户。靖平之前,家父只是在北地绿林间跑生意的小镖头,武朝南迁十年,家中因时应势,攒下一些小本钱,也是因为家父在这十年间积累起一些人脉,遂有最近两年的公平党之兴……”

严云芝在茶楼窗口的栏杆旁站着,时维扬缓缓说话,也朝那窗口靠了过去,他的手指有微微的颤抖,点在栏杆上。

“我知道,严家也是一般的处境,伯父泰威公与严家的几位老英雄当年在汴梁游历,得过周老英雄的一番指点,但说到底,不过是御拳馆的外门弟子。倘若不是女真南下,天地翻覆,你家习武,我家走镖,也做不到今天的一番事业。”

时维扬的目光望向严云芝,似乎要往前走过来,严云芝抬了抬手中的短剑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时维扬笑着举起双手,退后一步:“维扬想说,在此之前,你我或许都不曾见过太大的世面,我虽有父辈照拂,一时间得以在众人的眼前露脸,但说到底,不过是一介纨绔子弟,这几日得吴琛南吴兄弟点醒,维扬悚然而惊,也因此细细反省了之前的一些作为。严家妹子,我当日酒后孟浪无行,做出了……极为浅薄之事,令你生气,这里便正式的给你赔不是了。”

他正式地说完这句,双手抱拳,重重地向严云芝作了一揖。严云芝的目光微微的迷惑,对于时维扬这般做派,一时间几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她吸了一口气,迟疑了好一阵,方才望了望周围街面上的布置。

“你……向我道歉,这便是……你道歉的态度?”

“什么?”时维扬直起身来,看见严云芝的目光,方才转头望街面上也扫了一眼,他的目光平静,“这些人,自然是防止严家妹子里再一次跑掉的。”

“所以,你与人道歉……是绝不许人拒绝的?”

严云芝抬起短剑,微微冷笑,时维扬却是认真地看了她一眼,随后将身体转向街道,双手在栏杆上按了按。

“严家妹子。”他道,“维扬跟你道歉,是因为最近几日,我已经反省自己的作为,实在有些不对,但是我方才也说了,严家的状况,与我时家也是类似,时维扬之前孟浪浅薄,但严家妹子,你有想过,你是什么人?来到江宁,是要干什么的吗?”

他手指在栏杆上点了几下,目光望向前方:“……你是严家的千金,不远千里过来,是要与我时家联姻的。所谓联姻,是时家与严家的联手,不说时家在江南的百万之众,此事光是关系到你严家堡的,也有成百上千人之众,严家妹子,此事就关系到你我二人吗?”

他微微泛红的目光望向严云芝:“我方才说了,你可知道,为了将事情推到这一步,我们冒了多少的险做了多少的事,出动多少的人,花了多少的银子。。今日我跟你道歉,你扭头走了,你知道,接下来要有多少事情被耽搁,有多少人要因此出事?”

深秋的阳光之中,时维扬的话语平静,却是掷地有声,严云芝没有说话,时维扬顿了顿。

“……我知道,当日你偷偷的跑掉,随后时家仍旧给了你们严家礼遇,在你们看来,这或许是松了口气,也或许是占了个便宜,你不用成亲,我时家答应给你的生意仍旧会做。可是……这样的生意,你觉得长久得了吗?”

“……严家妹子,你有没有想过,吃了哑巴亏的时家,迟早都可能找回这个场子来?”

“……严家妹子,你有没有想过,到严家时家再起摩擦的那一天,你我不在中间,却又有了今日江宁的芥蒂,到时候吃亏的是谁?”

“……严家妹子,你有没有想过,将来有一天,因为你的一时冲动,你严家的人要受多少的苦!吃多少的亏!?”

他的巴掌,嘭的拍在了栏杆上。

秋日的阳光肃杀,路上有行人疑惑地抬头朝这边望来,栏杆边上,严云芝没有说话,时维扬也沉默片刻,感受着这一刻的气息。

过得一阵,他轻声道:“严家妹子,你十五岁杀金狗,我敬你是巾帼英雄,叫他们过来,一是为我着想,二也是为你着想,事情关系到你我两家的将来,任性不得,你便是只考虑你严家的事情,也该有所担当才是。你看,你没有话说,是因为你知道,我是对的……”

他伸手点了点自己,便要向严云芝靠近,待到严云芝再次提起短剑,才有些叹息地摇头。严云芝盯着他,片刻方才道:“我的……我的表兄呢?他为什么帮你?”

“……我差点忘了这一茬。”严云芝说起这事,时维扬的脸上倒是微微笑起来,随后挥了挥手,“带他出来。”

茶楼之上,一间侧门打开了,过得片刻,有人从那里头被拖出来,那是一道浑身是血的身影,一片头皮被削掉了,身上满是经受拷打的痕迹,看到这人的右臂时,严云芝陡然捂住了嘴,腹中翻滚起来。这一刻,她并非是被血腥味所震慑,更因为地上的男子乃是她自幼便已熟识的亲朋,他的右手上绑了绷带,却是明显地短了一截——他的右手被砍掉了。

“不要误会,表兄他为人很硬,实在是熬了很久,才出卖你的……”

……

秋风肃杀,阳光倾泻。

茶楼上下,喝茶的客人慢慢的似乎都已经离开了,耳朵里隐约能够听到有人关上门板的身影,血腥的气味当中,严云芝看见地上的男子正在微微抽动。时维扬平静的声音响在耳边,轻声安慰她。

“不要误会,表兄他为人很硬,实在是熬了很久,才出卖你的……”时维扬在前方絮絮叨叨地说道,“因为时间很紧张,所以用起刑来,也有些着急……严家妹子,你知道吗?严二叔他真是老江湖,我做了这个局,他醒过来后就发现了,然后让严容表兄出来留记号,怕你被抓住,所以我们就抓住了表兄……”

“抓住他的时候是早上,天已经快要亮了,大家想一想,这个局下午之前得做好啊,所以希望严容表兄配合我们一下。表兄真是硬气,令我佩服,身上打得很厉害,一句话都不说,后来连指甲都挑了,没有办法,后来……用刑的那帮家伙真是歹毒,就威胁说,要剁掉表兄身上最重要的东西,我说不要一开始就剁啊,万一表兄后悔了呢,所以……我帮忙说情,那帮家伙就说,先砍一只手试试,这就……只砍了一只手。”

时维扬竖起大拇指:“严家妹子,表兄能撑到这里,真是英雄,他的忠心,维扬佩服,将来一定要好好的补偿他……”

严云芝目光通红,陡然盯紧了他:“你做出这等事来!还盼着有人跟你成亲!?”

严云芝的声音激烈,但下一刻,更为激烈的声音陡然从时维扬的口中发出来了。

“你!怎!么!就!是!不!明!白!呢!”

他的一只脚砰的蹬在楼板上,手指着严云芝,斩钉截铁地大吼了出来:“这是你我之间的事情吗!?这只是表兄家里的事情吗!?想一想你严家堡有多少人!想一想时家有多少人!脑子转不过来,你看看今天这里就有多少人!就为了我的孟浪轻浮,你的一时任性,你要害多少人!?能够把你找回来,表兄会高兴的!”

这咆哮的声音当中,时维扬的左手摊向地上的血人,随后跨过去一步,猛地一把揪起了对方的头发,喊道:“表兄!你是觉得高兴的!对不对?”

名叫严容的血人在地上抽搐,时维扬松开他,朝向严云芝:“你看!你过来听听!他说高兴!你知道他为什么高兴……”

严云芝手中的剑光刷的向时维扬射了过来,她这一剑含怒出手,脚下的步伐陡然间前冲三步,分寸与速度掌握得犹如幻影一般,然而时维扬几乎没有任何动作,一柄长剑从他身侧划了过来,与短剑一格,闪电般的剑光便朝严云芝卷了过去。

严云芝步伐蓦止、飞退三步,后背直靠上角落窗边的栏杆,前方的剑光未止,瞬间点向她的手腕脉门,严云芝的手腕一转,将剑锋陡然抵住了自己的喉咙,那剑光便也在瞬间退了回去。

时维扬的咆哮还在继续。

“……因为他知道,他的家人都会过上好日子!因为表兄他,是一个识大体的人!”

方才进退三步的交锋犹如幻觉,但一道披着长发的男子身影已经出现在严云芝与时维扬之间,这人手中长剑犹如一泓清水,目光冷澈,一看便是高手,若非严云芝在陡然间用剑锋抵住自己的喉咙,恐怕方才便被对方制住了。

时维扬吸了一口气,随后伸手拍了拍那持剑男子的肩膀:“这一位,乃是大名鼎鼎的‘一字电剑’蒋冰蒋前辈……”

之后又拍向身侧的一名大汉:“这位,‘龙刀’项大松项前辈……”

“这位,‘白山掌’钱卓英钱掌门……”

“……前面那位,‘牛魔’徐霸天……”

“……‘惊神手’樊恨……”

“……‘白修罗’贺秦昭……”

“……‘十五弦’于慈于老前辈……”

“……还有楼下的……”

茶楼之上持不同兵器的众人在各处分开,有的坐着喝茶,有的负手而立,时维扬就那样一个一个的介绍着外号和名字。严云芝双目通红,却也只能将短剑抵住自己的喉咙。

“……所以你难道还想不明白,这里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吗?这里有严家的事情、有时家的事情,有关系我时家面子的事情!严家妹子,你冲到江宁来,给我时家一记耳光,以为这件事就能这么轻轻松松地算了吗?到头来就是这个样子!你只要回来,接下来你好、我好,谁都好,将来你我两家也能长久的合作,表兄的付出是值得的!”

他朝着严云芝那边走了两步,之前出手的“一字电剑”蒋冰便也缓缓向前,严云芝道:“你别过来!”

时维扬双手一摊:“能怎么样?你杀了自己吗?你有没有想过,你杀了自己会怎么样?我做局的事情严二爷已经知道了,表兄他被弄成这个样子,你今日跟我回去,时、严两家将来联手,今天的事就都可以揭过,我会补偿表兄、补偿你,什么事情都可以当成没发生过。可如果你死在这里,时、严两家的面子都捡不起来,谁也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我时家会落下坏名声,但你严家的人一个都不可能离开江宁,他们统统要死在这里,你有没有想过!?”

“……你看,你无话可说了,为什么,是因为你知道,我有论点!”

时维扬跺了跺脚,严云芝双目通红,这一刻,她确实发现,自己失去了一切的底牌。

“……你都不怕……我将来杀了你。”

“哈哈,你身为女子,不想过自己的日子,我有什么好怕的。”时维扬笑起来,“严家妹子,我说了,你是巾帼英雄,我敬你爱你,将来成了亲,我会对你好,但你若是想动手,你就尽管动手,我用链子把你绑起来!每天绑在床上!你若再要动手,我就打断你的腿!但你不要怕,严家和时家是要结盟的,你们严家堡的人,会过得好好的,你知道为什么,因为我痛改前非,现在是一个识大体的人——”

他的话语说到这里,空气之中仿佛都散发着令人陶醉的气息。一旁的地上,被打成了血人的名叫严容的男子陡然发出“啊——”的一声呼喊,竟小幅度地扑腾起来,朝时维扬扑了过去,旁边名叫项大松的刀客一把将他推开,令他滚在地上,时维扬朝旁边看了一眼,吴琛南也皱了皱眉,一脚踢在严容的身上,随后招呼周围人将俘虏拖起来,做了一个要继续炮制的手势。

“住手——”严云芝叫了出来。

“所以说今日的事情,严家妹子,这就是走到这个地方的人,做事的办法,我这几日有吴兄的帮助,才将它想得明明白白,普通人能干什么——”

时维扬大声说着话,伸手拍上一旁吴琛南的肩膀,要跟女人介绍他最好的朋友,吴琛南正向旁边做着手势,让人将严容更为残忍地架起来,他面向严云芝,露出儒雅的笑容:“严姑娘,今天没路……”

他的声音,在这里戛然而止。

有一道东西,就在这一刻,划过了街道上方的天空,它从道路另一侧的酒楼当中呼啸而来,射入这边茶肆的空间里,这东西从时维扬的面门前方猛地飞过,随后带起无数的血肉猛地翻飞,军师吴琛南的身体朝茶肆的另一边倒了出去,似乎拉着他的手朝一边甩了一下。

时维扬正说完了“普通人能干什么——”,这让他有一个闭着眼睛身体下沉的动作,手往旁边甩了一下后,他才陡然间朝旁边望去,那是让他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的一幕景象,正奇奇怪怪地呈现在他面前。

他愣了一阵子。

从街道对面飞过来的,是一根前端锐利的、长长的竹竿,它呼啸着穿过了吴琛南的脖子,由于竹竿很粗,这令得他的脖子像爆炸般的绽开了,吴琛南倒在地上,竹竿带着鲜血与碎肉,又插进了一名卫士的肚子,插翻了几张椅子后将那卫士暂时的钉在地上,竹竿上的许多地方也已经爆开了,化作了刺出的竹片。

红色的鲜血在茶楼上方飞溅出长长的一条道路。

时维扬的手指颤了颤,他无法理解。

就仿佛前一刻运筹帷幄的吴琛南,下一刻,还能再站起来一般。

不管怎么说,都该再站起来的……

不知道为什么,他脖子没有了……

……

茶楼上迟疑与惊乱了片刻,街道的上空,一道身影划过深秋的日光,犹如炮弹一般,轰然而来,“一字电剑”蒋冰手持长剑,迎了上去——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